苏小明

苏小明

苏小明,汉族,原为海军政治部歌舞团合唱队独唱演员,1975年参军,1985年赴法国学习声乐。她以一首《军港之夜》而一举成名,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独领风骚,成为中国歌坛偶像人物,从而使她成为中国大陆演唱通俗歌曲开拓的先驱人物之一。与李谷一、关牧村、郑绪岚、蒋大为等属同一时代的著名歌唱家。情真质朴是苏小明演唱的主要特色,深沉含蓄是苏小明演唱的独特风格。2005年成为影视演员,2009年在《我的青春谁做主》里饰演的李霹雳她妈——杨尔,此角色被观众评为最好看、最有喜剧色彩的角色。2011年签约点时唱片。 荣誉记录:中国唱片总公司颁发的首届“金唱片”奖 苏小明演唱的歌曲曾经多次荣获“云雀奖”、“当代青年喜爱的歌 生平:苏小明是董小吾的女儿。1957年,苏小明生于北京,自幼在部队大院长大。苏小明的父母都是延安时期便参加革命的文艺工作者。歌剧《刘胡兰》选段“数九寒天下大雪”的歌词便是由其父董小吾创作。苏小明的母亲名叫苏明。苏明原本不姓苏,只因早年从山西到延安参加革命,为了不影响家人,故改姓苏。苏明的意思是“向往苏联的光明”。苏小明的姓名是在母亲的姓名中加了一个“小”字。苏小明是全家五个女儿中最小的,也是其中唯一一位成为文艺工作者的。苏小明自幼喜爱音乐,从三、四岁时便开始学钢琴,她还有一副天然带有美感的好嗓子。 1971年,14岁的苏小明被迫退学。她曾下乡插队,后来几次报考文工团,都因为父母的问题而未被录取。苏小明把苦闷、彷徨寄托在练歌、唱歌中。1975年,返城之后的苏小明考入海政歌舞团,在学员班学习了女中音的西洋唱法。经过几年时间,苏小明觉得这种唱法不能发挥自己的特长,不能唱出自己的风格。于是,她根据自己的声音寻找新的演唱方法。 苏小明本来是海政歌舞团的合唱演员。1979年10月,在首都体育馆举行的一次音乐会上,年轻的女歌唱演员苏小明在1.8万名听众面前首次表演独唱,因为激动而紧张,竟然哭着不敢上场。乐队有位老同志挥舞着鼓糙吓唬苏小明说:“哭也得上场,不上就揍你!”苏小明带着泪痕上场。在全场观众嘈杂的说话声中,苏小明刚刚唱出歌曲《红河谷》的第一句“人们说你就要离开村庄”,全场突然一片寂静,1.8万名听众被苏小明那美妙的歌声惊呆了,都屏住呼息倾听。苏小明并不知道,很快她就将带来中国内地的“苏小明热”,成为中国内地流行歌曲的重要代表。 1980年春节前后,她用学唱的港台校园歌曲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若干不大重要的演出,受到热烈欢迎,引起海政歌舞团领导注意。1980年9月底,新星音乐会在北京举行,海政歌舞团决定派苏小明代表该团参演。但是,海政歌舞团领导认为海军的“新星”在演出中唱外国歌曲、港台歌曲不太合适,便要词作家马金星、曲作家刘诗召根据苏小明的个人条件,写一首带有海军特色的新歌曲。于是马金星与曲作家刘诗召突击创作出歌曲《军港之夜》。在新星音乐会上,为苏小明伴奏的是海政轻音乐团,该团将架子鼓搬到舞台上。据说,这是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内地首次将架子鼓拿到舞台上。苏小明在新星音乐会上首唱的《军港之夜》获得观众空前热烈的反响。苏小明因此曲而一举成名,一时间成为年轻人的偶像,《军港之夜》也迅速流传。 但苏小明因演唱《军港之夜》而遭到了严厉的政治批判。“海军有的首长强调,开放不是什么都‘放’,要有‘左’反‘左’,有右反右。言下之意,流行歌曲是右的。有人则公开表示,苏小明的歌,曲调咿咿呀呀,没有革命气势,纯属‘靡靡之音’。”“一位主持《解放军歌曲》编辑工作的军队音乐权威也称军队的歌曲应以反映部队生活为主,内容应是革命、健康和向上的。《军港之夜》格调不高:当兵就要提高警惕,怎么能唱海军战士睡觉呢?海军机关有人反应更激烈:这样的演员部队不能留,要处理。争论由机关波及部队。海军某基地俱乐部一名战士因无意中在有线广播中播放了苏小明唱的《军港之夜》而受到处分,被关了禁闭。” “1980年底,这场争论达到高潮。有关领导部门几次不点名地批评海军。此后不久,上级部门在下发的文件中严肃指出:军队文艺团体演出,应该有助于提高部队战斗力,有助于提高我军声誉……参加地方组织的演出,内容必须是革命的、健康的;作风要热情、庄重;服装要朴素、大方。参加地方活动必须经过本单位文化部门审定,等等。对苏小明,上级部门提出,请海政文工团领导找专人‘好好帮助她,在演唱上处理处理’,并明确要求,参加元旦、春节演出时,苏小明要改唱《十送红军》。”署名“苏夏”的《从获奖歌曲想到的》一文还写道:“这首歌的曲调,听了使人感到亲切,尤其是那些广东沿海的咸水歌的乐汇,使人联想到南海的一些生活情景,曲调有‘海味’,也比较美。但作为一个完整的音乐作品,歌曲的乐队伴奏起了很不好的作用,那些铜管组的打击乐组的切分节奏和喧闹声,使人如置身于旧上海十里洋场的舞厅中,其气氛粗俗不堪。”该文得出结论:“我们应有自己的轻歌曲,这些歌曲应该和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道德品质、情操相称。”文中提到的“咸水歌”是旧时广东传统“水上”居民传唱的民歌,内容都是情郎、妹子,被传统文人视为淫词艳曲,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被长期视为“黄色歌曲”。文中所说的“使人联想到南海的一些生活情景”是暗指妓女,因为近代“水上”妓女尤其是专门接洋客的妓女被称作“咸水妹”。 这些批判影响了海政歌舞团的演出,甚至还影响了干部的使用及对问题的处理工作。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员叶飞最终表态,肯定了苏小明的唱法及歌曲《军港之夜》。因为司令员叶飞明确表态支持,“总政、海政两级文化部门经过反复讨论、专家评审,同意苏小明继续演出。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她一直活跃在演出舞台上,《军港之夜》成了她的保留节目,也成了改革开放初期通俗歌曲的经典。” 此后,中国唱片总公司、广州太平洋音像公司、云南音像出版社先后为苏小明录制了《海风啊,海风》、《大海的歌》、《苏小明独唱歌曲选》、《白衣少女》等十多张个人专辑。苏小明演唱的歌曲曾经多次荣获“云雀奖”、“当代青年喜爱的歌”。除了上述歌曲外,苏小明还演唱过《妈妈,我们远航回来了》、《幸福不是毛毛雨》、《可爱的中华》、《美丽的小树林》、《美丽的夜晚》、《海风啊,海风》等十首创作歌曲。1980年代初,苏小明那质朴而含蓄、醇厚的演唱风格在中国内地风靡一时,苏小明成为当时为数不多的偶像之一,据说有不少人是听过《军港之夜》之后才选择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 1985年,苏小明在事业的巅峰期赴法国学习。在法国高等音乐师范学校学习声乐期间,苏小明曾多次接受法国电视台的采访,并应邀参加过重大场合演出,其后又应广州太平洋音像公司的邀请,与法国巴黎大中国实业发展公司联合录制《我在巴黎》、《不变的是真情》等多张个人专辑。苏小明还获得了中国唱片总公司颁发的首届“金唱片”奖。 在1986年中国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正在法国留学的苏小明再度演唱《军港之夜》。由此,《军港之夜》真正传遍中国内地。 1991年4月,苏小明偕法国籍丈夫飞抵北京探望母亲。这是自1986年回法国5年之后,苏小明首次回到北京。她发觉“北京长高了!”1991年4月17日,苏小明在寓所接受了记者采访,她承认无论是在出国前后,她都是个“爱开玩笑的人”,回忆起幼时的经历仍会令她落泪,而她早已不再是什刹海那个孤零零的小女孩了。 1995年,苏小明回国。后来她参加了中国中央电视台《同一首歌》栏目的录制。苏小明回国后,也曾尝试再度走上舞台,但她发现自己只有机会唱《军港之夜》一首歌,对自己很失望。1998年,好朋友姜文排演话剧《科诺克或医学的胜利》,苏小明应姜文之邀饰演玛丽。由此,她被姜文引入表演的世界。她说:“演员的自信是导演和观众给的,如果不是姜文让我演戏,我压根没想过自己还能演。”此后,她转型成为影视演员。苏小明没学过表演,是徐静蕾、姜文等朋友从台词开始逐渐教会她表演的。她曾出演电视连续剧《永不放弃》等等。在2004年的电视连续剧《汉武大帝》中,苏小明饰演馆陶公主刘嫖,这是苏小明电视剧表演中成功的代表作。 在2004年徐静蕾执导并主演的电影《我和爸爸》中,苏小明饰演小鱼妈和小鱼姨。对于同时饰演这两个角色,苏小明说:“我在剧中饰演徐静蕾的妈妈,同时还有角色的转换,这正是我渴望的,因为一个人活一次你不可能成为第二个人,你就是你,但在表演中你却可以体验到不同人的命运和情感。”2005年,苏小明又在徐静蕾执导并主演的电影《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饰演女孩妈。 2000年代,苏小明和朋友们成立了“吃喝委员会”,苏小明担任“吃喝委员会”主席,王朔和姜文担任常务委员,成员有徐静蕾、万芳、洪晃等人。几乎每月苏小明都召集这批人在北京聚餐,每次会去不同的餐馆。吃喝委员会成员会给饭菜打分,王朔与姜文负责撰写品尝美食的感受,苏小明负责拍照。这些文字和图片整理出来之后,分发给每一位成员。每年年终,“吃喝委员会”在得分最高的餐馆举行一次大活动,到场者均要表演节目。 2011年时,苏小明和法国籍丈夫埃瑞克正在法国巴黎定居。 个人生活:80年代初,苏小明以质朴含蓄,如酒般醇厚的演唱风格成为当时人们心中为数不多的偶像之一,据说当年有许多人是听了《军港之夜》后选择当海军的。1985年,她选择在事业处于巅峰状态时远赴法国求学,1995年回国后,她先后参加了中央台《同一首歌》的录制;此次,平时极不喜欢运动的她更是走进了《体育人家》,出演其中爱摆谱,爱出风头,人缘不好的社区主任胡丽丽,安然地与主演郭冬临演起了对手戏。 舞台上的苏小明端庄文静,可生活中的她个性直来直去,不会隐藏自己的喜怒哀乐,言谈中也不乏喜剧细胞,对生活充满了好奇,而且对喜剧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喜剧并不是咋呼,可以用节奏,用调侃来表现,我不希望自己的表演是一种夸张的阵势,而要于无声处听惊雷才好。” 作为同龄人中第一个得“金唱片奖”的人,苏小明在“海归”后似乎远离了老本行,对此,她有自己的解释,“我已忘记了自己的历史,人有时需要随意的生活,不要给自己定太多的目标和计划,这样你会活得很累,只要每天都能给自己惊喜就足够了。” 在徐静蕾的新片《我和爸爸》中,苏小明将第一次以女主角的身份出现,对于已拍竣的这部影片,她感触很深,“我在剧中饰演徐静蕾的妈妈,同时还有角色的转换,这正是我渴望的,因为一个人活一次你不可能成为第二个人,你就是你,但在表演中你却可以体验到不同人的命运和情感。” 拍戏感想 因为苏小明和徐静蕾是第二次合作了,第一次在电影里面出现演角色,和徐静蕾这两个片子。徐静蕾第一次导《我和爸爸》,那是苏小明第一次和徐静蕾合作,那也是徐静蕾自己写的本子,自己当导演,而且徐静蕾自己投资做的这么一个电影,那是徐静蕾第一回当导演。能感觉到徐静蕾非常冷静,徐静蕾并不是像第一次当导演的人有点手忙脚乱这种,没有,徐静蕾特别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苏小明觉得合作非常愉快。而且在第一个电影里,我知道很多观众都看过她的《我和爸爸》,里面有很多客串的这些人,有很多导演在里面客串,比如有张元、张一白、姜文、叶大英,演男主角,所有人非常认真,并没有因为徐静蕾是一个年轻的导演,大家就说是随随便便去玩去了,每个人,演员都非常尽心的完成他的角色。 讲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因为在这场戏里面有一个是著名的歌唱演员张暴默和张一白在这个影片里面演一个肇事者,他们开着车把徐静蕾的,把这个电影女主角妈妈给撞死了,他们有一个赔礼道歉,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在遗像面前鞠躬、就走,在鞠躬的时候张一白导演在里面演肇事者的丈夫,这个鞠躬动作,张一白在现场设计好几个,一会儿摘了眼镜,设计好几个,非常认真,他知道这个镜头很快,但是我觉得他非常敬业,而且在当时的时候,因为苏小明觉得你跟徐静蕾接触,并不觉得这是一个第一次导戏的导演,非常胸有成竹,非常冷静,效果出来也是非常好的。这个戏是2002年拍的,紧接着它下面又有一个新的作品,就是2003年11月15号徐静蕾导演,她自己自编自导自演了《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苏小明觉得首先她认为徐静蕾导演她很清楚的把一个故事放在电影里面,清清楚楚的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苏小明第一次见林园的时候,林园去试妆,她演徐静蕾年轻的时候,有很多年轻的像她这么大岁数的年轻女孩子来试戏,来试妆,在这么多年轻的小孩子当中她选中了林园,林园的眼睛很会说话,她是很内向的一个女孩子,她在性格上我觉得跟徐静蕾有相象的地方,导演在现场就像她说的非常有耐心,因为我们拍戏的时候林园的戏在前面,小女孩的戏在前面,拍到我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到了现场以后会觉得林园跟苏小明第一次见她去试妆的女孩子完全是两回事,她进步特别快,特别大,导演对她就像大姐姐对小妹妹一样,关系非常融洽,导演非常耐心给她说戏,这个戏里面林园其实对白不多,她完全用她的眼睛看这个世界,苏小明觉得这个戏后来她看了,这个电影她看了,苏小明觉得非常成功。 人物评价:歌声 情真质朴是苏小明演唱的主要特色,深沉含蓄是苏小明演唱的独特风格,尤其是由她演唱而得以流传至今的《军港之夜》,因运用近似朗诵的演唱方法,把听众十分神奇地带进了夜色恬静的军港,给人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虽然今天的歌坛歌手如云,演唱方法形式也五花八门,然而苏小明的演唱仍有区别他人的魅力,独树一帜。 演技 《汉武大帝》中有张让观众看第一眼既感觉熟悉又很惊诧的脸,那就是长公主馆陶,当年唱《军港之夜》的苏小明。但是,《汉武大帝》播出前三四集时,苏小明的朋友都没认出她,这都是为《汉武大帝》备受争议的化妆所累。 归亚蕾为苏小明分析剧情,陪着苏小明一起哭,两人拍得相当投入,但是那场戏从早到晚,拍了十四次。“千万别说我的错啊。”苏小明回忆起这段,孩子似的紧张起来:“那天不是光不对,就是烛台倒了,总是有事情。”但胡玫对那场戏最后相当满意。拍长公主听阿娇哭诉皇上花心,愤然责罚卫子夫那场戏时,苏小明回忆起来仍觉有些不忍,“林静的感觉就和卫子夫一样,特别弱,真踩一下,挺心痛,胡导要求我真踩,可我和林静悄悄说,轻碰一下吧,但是拍了几条都没过,小林静就说‘小明姐,你真踩吧,没关系’。” 对于之前有报道说苏小明是“玩”进《汉武大帝》的,她有些介意:“其实这就是语言习惯,我只想说这是一件我很感兴趣的事,可这样听起来对一起付出辛劳的其他演员很不负责。”苏小明对自己的人生态度就是“这一辈子别给自己压力太大,定特大的目标是种折磨,对每个人的锻炼,好的不好的都有结果”。

展开
< 1 >
QQ
反馈